忘忧小说网最新章节,忘忧小说网全文阅读,忘忧小说网无弹窗
强烈推荐:

迹部景吾是看着白石离开了,他就不知道白石丽今天是哪里来的那么大的火气,难道是快要到了所谓的一个月总有几天不爽的时候了吗?他揉着摔疼了的手臂,呲牙咧嘴的想着这个女人还这是不知道对自己好一点。

因为今天是周末,迹部穿着白石身体来的时候就带了一个小包,里面有手机和零钱,她翻了翻刚好够回家的公交钱。她决定了最近一段时间之内不要再和迹部君说话,直到迹部君能够主动的说对不起的时候。白石丽走的气呼呼的,不仅仅罕见的没有去做迹部家的车,甚至连和冰帝的正选们告别都忘记了。

刚刚换好了衣服出来的正选们看着白石的背影统一的摸下巴,心说这是……小情侣闹别扭了?

这个想法在迹部回来之后更好地得到了诠释,迹部景吾的脸黑的吓人,让本来想要看热闹的众人一哄而散。唯独留下了今天要陪着迹部回家的桦地,桦地沉默的拿过迹部的东西,比较单纯的桦地罕见的开口问道迹部,“白石同学今天不和我们一起吗?”

迹部同样气呼呼的回答道:“不需要,桦地你今天晚上留在我家用餐。”

“是。”

自从迹部和白石交换了之后,为了不让桦地发现他们之间的交换,迹部的这个身体已经好久没有和桦地一起用餐了。

迹部呲牙,他才不要管什么白石丽呢!只要是白石没有道歉之前,他才不会理她呢。

于是出其不意的两个人的想法不谋而合了,都是等待着对方的道歉,然后在原谅彼此,可惜的是……他们两个谁都不像是会在这件事情上提前道歉的人啊。

就这样,白石在交换回来之后坐着公交车回到家中,第二天早早起来在挤着公交上课。而迹部景吾也恢复到了以往的华丽之中,所有人都发现迹部景吾的车中再也不会下来一个穿着冰帝校服的女孩。随后大家发现,迹部景吾和白石丽在班级之中也鲜少交谈,以前明明是一起用餐的,而现在则是白石自己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去享用盒饭。就算是在网球场之中两个人都没有什么交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闹了别扭。

第一天如此第二天如此,等到了第五天的时候大家终于确定两个人“分手”了,这就是说白石丽再也不是迹部景吾保护之下的那个不能被动的学生了,早就看她不顺眼的后援团们,准备给她一点小小的教训。

不要看迹部后援团那边那样的轻松,另一边冰帝的正选们现在无比想念“白石”陪伴“迹部”的时候,至少那个时候的他们还没有被累死在网球场之中。在冷战之后的第五天,迹部景吾的心情已经可以用暴风雨来形容了,心情不爽也就看什么都不顺眼,冰帝的球员们因为在基础练习中出现了不认真的态度,被要求挥拍五百次,在围着网球场跑十圈,其他正选们以连坐之罪陪同。

等到他们把迹部景吾要求的都做完了之后,所有人都要趴在地上了,而导致迹部大少爷心情不好的主角这个时候却姗姗来迟,坐在那边喝水的忍足侑士盯着迹部看,只见迹部景吾看了一眼白石丽之后,似乎是别扭的转过头,等过了一会之后又不由自主的看过去,而白石丽始终是手中拿着一个小本子在写写画画什么,一眼都没有赏给迹部。忍足心中叹气,这两个人闹个别扭到底什么时候是头啊,最终陪着受伤的还不是他们。

别扭的人谈恋爱还真是伤不起啊。

先不说两个人要去和好的事情,就是单单白石这段时间也遇到了一点小麻烦,来自迹部景吾的后援团。

本来白石丽这个交换生就已经很招惹别人的眼球了,冰帝什么时候进入过一个交换生还是进入最好的班级,在她与迹部景吾“交往”之后更是成为了迹部后援团首席眼中钉,但是之前有着“迹部景吾”护着她,大家都有所顾忌没有动手,毕竟迹部景吾在学校之中还是很有势力的。这一次两个人“分手”之后,大家看着没有什么“复合”的迹象,也就放开了胆子。

不过冰帝之中大多都是有钱人家的小姐,或者是学习出众的孩子,大家也没有什么太坏的心眼,说是报复不过是一些没有尽头的小型恶作剧罢了。

例如午休结束后想要回去看看书的白石丽,发现自己的笔记本消失不见了,她找了好几遍也没有找到之后只能无奈的叹气,没想到换了一个学校还是能够见到这样的招数。

白石丽这个人因为性格比较内向,不喜欢说话让人以为是一个高冷的,于是从以前开始也就没有什么太好要的朋友,平时找她玩的人不多但是在学校之中欺负她的倒是不少,什么烧掉她的笔记本,在她的储物箱里面塞满垃圾,让她一个人值日,尤其是大家都知道白石丽不会告状之后,这种行为没有消失反而更加的别本加利。

每个班级都要一个会被欺负的,白石丽就是那个。

所以对于失踪的笔记本她已经习惯了,就算是这一次丢掉的笔记本对于她来说很重要,也没有什么用了。从书包中拿出来一本新的,白石丽开始凭借着自己的记忆把原笔记上面的东西一一的默下来,就权当做来复习了。

她没有注意到一个提前回到班级的影子,站在门口正在看着认真的她,那个人推了推眼镜又默默离开了。

当然了,除了消失的笔记本,还有被意外被撞坏的盒饭,或者是被塞满了丢失书本的储物箱。总之当白石看着最近丢失的笔记本竟然又回来时,无奈的笑了起来,她翻开一页,上面的字体带着英气,和白石写出来的字有着微妙的不同,最主要的是从笔画上来看写字的人是一个惯用右手的人。

白石丽抚摸着那些字体,她很喜欢这几本笔记,不是因为它们是白石辛苦整理出来的,而是因为这上面有一部分是迹部景吾抄写下来的。

白石还记得当时她请求迹部帮助自己做笔记的时候,迹部一脸不愿意却认真的样子,抿唇展颜微笑。她抱紧了手中的笔记,这一次她会把它们锁在家中,当做回忆。

“其实白石同学,你从一开始就可以报告老师的。”

突然出现的声音把白石吓了一跳,白石猛地一回头就看见了站在那里的忍足侑士,转身面对忍足说道:“这种事情并不算什么,让忍足君见笑了。”

她这一说倒是让忍足皱起了眉头,怎么可以说是没有什么呢,明明都被欺负了。

“迹部最近心情不太好,我们都要被他折腾的战死网球场了。”忍足说的十分的轻松,白石挑眉,显然关于网球部最近的事情她还是知道的,毕竟身上挂着经理的闲职,每天都按时按点的跑去网球场坐在那里记笔记,然后看着训练的队员们。

她也知道迹部景吾最近的心情可以用极其不好来形容,这里面或多或少也可能和她们两个那天吵架有关系。

但是……

“忍足君不必来当说客,迹部君最近心情不好我倒是不认为和我有太大的关系,大概是到了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不痛快的时候了。”

忍足嘴角抽了抽,他认为白石丽在吐槽,一定是在吐槽。

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不痛快不就是指的女孩子特有的那么几天吗,她这是在吐槽迹部景吾向女孩吗?!

所以说现在不仅仅是迹部景吾心情不好,温柔的白石也一样。

为了不让这个诡异的话题在继续下去,忍足转成了柔怀战略,“其实迹部这个人别扭的可以,但是他是很在乎你,我们都能够看得出来。”

白石摇摇头,他们所认识的那个重视白石丽的迹部景吾其实是她,“忍足君你错了,是我……在乎他。”

白石没有说错,在白石成为迹部景吾的时候,她是很在乎迹部景吾的。

白石整理好了自己的东西,关上柜子抱起那些珍贵的笔记,对忍足十分认真的说道:“请忍足君不要向迹部君提起这些事情,我能够自己解决的,非常感谢你的关心。”

关于这些事情白石丽一点都不想让迹部知道,尤其是现在两个人冷战的时候。

忍足看着自顾离开的白石搔搔头,还真是别扭的两个人啊,真是难办了。

不过看到白石那么有自信的样子,忍足侑士倒是不担心她什么,长叹口气之后他只能希望这两位不要那么的别扭,要不然倒霉的永远都是他们了。

“真是烦死了呢,别扭什么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