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307 你跟朕来

小说:拐个王爷来生娃 作者:一捧雪 直达底部

最快更新拐个王爷来生娃最新章节!

    眨眼间,云千汐已经到了北冥景面前。

    因为跑的太快,她几乎喘不上气来,脸色更白了一层。

    “你慢点。”

    容离有些不忍,皱眉开口,“你还想跑死自己不成?”

    为了那个男人,当真是连命都不要了。

    他对她那么好,怎么不见她也这样对自己。

    哪怕着急也行。

    她跟北冥擎才认识几个月?

    容离有些失落,但目光中更多的还是担忧,担忧她身上的伤,担忧她不开心,担忧……

    北冥景目光定定的看着她,看着她额上渗出细密的汗珠,看着她拼命的赶来,心中的感觉顿时有些复杂。

    看样子她是真的很喜欢七叔啊……

    “三小姐找朕有事?”

    北冥景收回目光,喝了口茶,神色淡淡的问道。

    “有事。”

    云千汐这会子倒是镇定了许多,点了点头问道:“皇上可否借一步说话。”

    “朕跟三皇子还有事,你等朕商议完再说吧。”

    北冥景故意拖延时间。

    从容离说云千汐要急着见他那一刻开始。

    他就已经知道云千汐来做什么了。

    “皇上,我有急事,还希望皇上看在我之前救了太后的份上借一步说话。”

    云千汐已经知道那钥匙的作用了。

    原本就是北冥擎跟北冥景叔侄俩用来交换解药的。

    太后也中了毒,急需一颗灵丹。

    但是打开机关的钥匙在北冥擎手中。

    而北冥景手中有一颗烈阳丹,正好能为北冥擎解毒。

    若不是云千汐捣乱,北冥擎应该早就拿到解药了。

    所以今日云千汐是来跟北冥景要解药的。

    “你救了太后,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容离一头雾水。

    这丫头什么时候还干了这么一件大事。

    纳兰夜倒是自始至终神色都很平淡,似乎对此事并不关心。

    云千汐并未搭理容离,只是目光凌厉的与北冥景对视,面对一代帝王,并没有任何畏惧。

    反正她也没什么后顾之忧,完全能豁的出去。

    北冥景皱眉看着她,凌厉的眸中,染满了复杂的情绪。

    这丫头啊…胆子一直很大。

    许久,北冥景点了点头,“你跟朕来。”

    容离急忙跟了上去。

    北冥景回头看了他一眼,“朕要跟云千汐单独说,你退下。”

    “表哥,我也不是外人啊,我就不用退下了吧。”

    容离急忙套近乎。

    其实是担心云千汐把北冥景惹毛,小命丢了。

    再怎样那人也是皇上,皇命难违。

    真惹毛了皇帝,就是玄王也救不了她啊。

    北冥景却没再吭声,带着云千汐去了另外一个大殿。

    暗风出现,拦住了容离,“容世子,请留步。”

    容离欲要向前闯。

    暗风眼神一冷,“容世子,请惜命。”

    容离:“……”

    罢了,他忍!

    这是皇宫啊,他也没办法。

    只希望那丫头有点脑子,不要一味的意气用事。

    “说吧,什么事。”

    北冥景明知故问。

    冰冷的大殿内,只有他跟云千汐两人,气氛有些怪异。

    “我是来找皇上求烈阳丹的,还希望皇上能将药给我。”

    云千汐也没含糊,开门见山的伸出了手,讨要解药。

    只要一想到北冥擎还在床上躺着,她就心烦意乱,自责的要死。

    若不是自己,北冥擎怎么会受这些苦。

    “看样子你都知道了。”

    “不过……”

    北冥擎顿了顿,神色微冷。

    他漠然的打量了云千汐几眼,声音低沉,“不过朕为何要将药给你?”

    “云千汐,朕还从未遇到过你这样大胆的女子,见到朕不行礼不说,还如此明目张胆的跟朕讨药,这样子好像朕欠了你的债一般。”

    “你可知,你如此早就犯了大不敬之罪,朕现在就可以把你杀了。”

    北冥景的声音陡然凌厉了许多,带着帝王与生俱来的威严。

    凌厉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大殿。

    连外面的人都听的心惊不已,暗自低了头,大气都不敢出。

    龙颜震怒,可不是什么好事。

    这位年轻的帝王,虽然年纪不大,平常看上去也挺温和。

    但其实帝王就是帝王,骨子里狠辣是改变不了的。

    云千汐也是第一次感受到所谓天子的威严。

    威压十足,换个胆小的早就趴下了。

    可惜她别的没有,就是胆子大。

    “皇上,我可没有这么说,刚刚我也说了,是求皇上赐药,您是皇上,我哪里敢跟您讨债。”

    “不过玄王乃是皇上的皇叔,我想皇上应该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个的皇叔出事,不然这事若是被百姓们知道了,皇上只怕会担上一个谋害皇叔的罪名呢。”

    云千汐淡淡一笑,不紧不慢的说出这话。

    面对北冥景的威压,只有淡然,没有恐惧,反而步步紧逼。

    她是来讨药的,不是来讲道理的。

    “你敢威胁朕!”

    北冥景那张俊脸,瞬间变了颜色,身上的气息很冷。

    这女人还真是胆子大呢。

    他忽然一个转身逼近云千汐,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

    云千汐并未躲,事实上她现在也躲不开。

    她美眸半眯,目光沉静的看着北冥景道:“开个玩笑而已,皇上这么急做什么。”

    “皇上这个样子,倒好像真做了谋害自个皇叔的事似的。

    “朕有什么急的?”

    北冥景依旧捏着她的下巴,并未用力,深邃的眸中,染满了兴趣,“这件事你有证据吗?”

    “就算朕不拿出解药救七叔,你又有何证据向百姓证明,朕想要杀了七叔?”

    闻此,云千汐也不着急,挑眉一笑,“所以我说开个玩笑嘛。”

    “所以这件事已经办不成了,出宫去吧。”

    北冥景放开了手,转过身去,不再看她,只留给她一片明黄色的影子,威严十足,冷意十足。

    “上次我拿出钥匙,皇上曾经答应会许我一个请求,所以我希望用那个请求来交换。”

    “您是皇上金口玉言,即便没多少人作证,想必您也不会食言。”

    云千汐忽然开口,声音漠然。

    这是她唯一剩下的筹码。北冥景微微一怔,随即笑着点头,“没错,朕的确许诺过你,朕是一朝天子,也不会诓骗你,但是这个要求不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