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1章 371 不作死就不会死

小说:拐个王爷来生娃 作者:一捧雪 直达底部

最快更新拐个王爷来生娃最新章节!

    为了找到合适的人选,云千汐想尽了各种办法,最后还跑去求签。

    为了那件事,她感觉自己已经魔怔了。

    现在他居然拿这件事来羞辱她。

    云千汐顿时气血上涌,目光中浸染了一丝冷意。

    她咬牙切齿的看着他,怒道:“北冥擎,如果不是为了能救你,你以为我喜欢整日奔波来奔波去,你以为我喜欢到处跑多管闲事,还要出手救人,各种掩饰?”

    当然,这都不算什么。

    最让她痛苦的是,把心爱的男人亲手推给别的女子。

    那种割舍的痛,不是亲身经历过,永远都不知道到底有多痛。

    而现在他的羞辱,更让她觉得恶心。

    “拿开!”

    云千汐伸手狠狠的在他手背上掐了一下。

    这一下是真的狠,几乎掐出了血。

    玄王殿下却是一声没吭,目光沉静的看着她,“那是你自以为是的好。”

    “云千汐,你总说你为本王好,但你可有想过,本王最是厌恶这种事。”

    “在你看来,本王活着是最好的。”

    “但是在本王看来,这样活着是最耻辱的,你不是本王,根本无法理解本王的想法。”

    他承认,她费尽心机只是想留住他的性命。

    可从一开始,他的态度就很坚决。

    他不接受这样的安排。

    他宁愿毒发身亡,也不想接受这种办法。

    所谓的好只是云千汐的一厢情愿。

    这件事,不能说谁对谁错,只能说彼此都太固执,又无法割舍下对方罢了。

    闻此,原本一身怒气的云千汐瞬间怔住。

    她抬眸,正对上他深沉的目光。

    那目光里有无奈有愤怒,但更多的还是伤痛。

    云千汐微微凝眉,开始思考这件事。

    须臾,她忍不住笑了一下,自嘲的很。

    随后便别过了脸去,不再看北冥擎。

    有种悲哀,缓缓的从心底滋生出来。

    没错,这件事她坚持的很,执着的很,似乎陷入一个漩涡中无法自拔。

    无论北冥擎怎样不同意,她都坚持着自己的做法,甚至为此给他下药。

    这对于他来说大概就是最严重的背叛吧。

    云千汐感觉自己站在了一个道德的制高点上,成了一个道德绑架的小丑。

    她凭什么以自己的想法去安排别人的生活。

    想到这些,云千汐的眼眸渐渐暗淡下来。

    须臾,她轻声开口,说了三个字,“对不起。”

    一向强势的她,从没在北冥擎面前这样过。

    如今的她卸下强势与伪装,只剩满心疲惫。

    她忽然觉得自己实在太傻了。

    把人让出去也就罢了,结果却是这般。

    她当真是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做不作死就不会死。

    听到她口中那三个字,带着几许歉疚与悲伤。

    北冥擎顿时一愣。

    其实,他刚刚只是那样一说。

    这件事,他的确是气急了。

    但是他也知道,她有多么在乎他。

    看着她转过头去的样子,他胸口有些闷。

    沉默许久,他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无奈道:“傻丫头,别多想,刚刚本王只是在跟你说笑。”

    云千汐不理他。

    北冥擎伸手将她抱的更紧。

    肌肤相贴,这种感觉实在是赤裸裸的引诱。

    他感觉浑身上下所有的细胞都在叫嚣。

    但是他不能碰她。

    在不能给她未来的前提下,什么欲望都能承受得住。

    “生气了?”

    看着她闷不做声,玄王殿下有点郁闷,不该吓她的。

    只是刚刚来的时候,听到容离那番话,心情突然就不好起来。

    那人倒是越来越大胆了。

    云千汐依然闷闷的,看着胸前那只魔爪,还是想剁掉煮了。

    她喜欢北冥擎是一回事。

    能不能接受北冥擎这只魔爪伸向别人,又是另外一回事。

    “我没碰她。”

    似乎猜到了云千汐在想些什么。

    北冥擎到底还是开了口,不打算逗她了。

    不然,若是说自己碰了陆漫漫,她八成真需要一把刀。

    “什么?”

    云千汐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眸光微闪。

    不等他说话,便笑了起来,“北冥擎,你碰了陆漫漫我不怪你,毕竟是我自作自受,是我自己讲她送到你床上去的,你不用说这种谎话来安慰我。”

    云菇凉觉得,这种小儿科的谎话根本就骗不了她。

    她也开心不起来。

    北冥擎无奈,唇角噙着一丝淡淡的笑意。

    他低头在她脸颊上轻轻的吻了下,耐心的解释道:“你以为府中那些隐卫真的什么也看不到?”

    “如果在府中,他们都能让本王中药,那本王留他们何用?”

    云千汐:“……”

    “你…什么意思?”

    她转过头来,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这个事实,如同一记闷雷劈的她外焦里嫩,都快成烤乳猪了。

    她明明记得当时问情跟寻画是在外面守着的。

    而且她也没感觉到周围有什么气息波动。

    “本王府中的隐卫,都是千挑万选选出来的,你在他们眼皮底下下药,你觉得他们会不吭声?”

    “可,可那天你的衣服都被撕开了,我又不眼瞎,看不出来。”

    云千汐凝眉,不悦的瞪了他一眼。

    想起那天他衣领敞开的样子,心中的火气,便蹭蹭蹭的往外冒。

    “难道不是你撕的?”

    北冥擎低头看着她,深邃的眸中,浸染了一抹笑意。

    “除了你如此大胆,敢撕本王的衣服以外,还有谁能近的了本王的身?”

    莫说那日她下药被他发现了。

    便是没发现,真的中了药,他也绝对不会碰陆漫漫。

    “我,我撕的……”

    云千汐赫然瞪大了眼睛,险些吐出一口血来?

    什么鬼?

    她什么时候撕北冥擎的衣服了。

    她怎么不记得有这茬了?

    “你别想骗我,我可不记得撕过你的衣服。”

    云菇凉死活不肯承认。

    而且她当时实在太气了,一心只想着北冥擎跟陆漫漫的事情,哪里想得到别的,即便是现在,脑子也是一片浆糊。

    “是吗?”

    北冥擎瞬间低笑出声,“不然本王穿上衣服,再让你脱一下感受感受?”

    说着,玄王殿下便真的要起身,去地上拿刚刚被他丢掉的衣服。云千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