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忧小说网最新章节,忘忧小说网全文阅读,忘忧小说网无弹窗
-序-笑成向日葵是一件很费劲的事情。

东京,青春学园。

游泳池边,有一个班级的学生正在上着游泳课。

女生们全都换好了连体泳装,在游泳池边做着热身运动,男生穿着泳裤站在另一边,有个别胆子大的,一边坏笑着一边对着有好感的女生吹口哨。

青春靓丽的女生,天真热血的男生,看上去亮眼又美好。

“老师,我身体有点不舒服,已经跟班主任请过假了,这堂课我可以不上吗?”说话的少女有一头及臀的黑色长发,眼睛边的泪痣给她精致的五官增添了些许不符合这个年龄的妩媚。

“是东岚同学啊,没关系,身体不舒服的话就在旁边休息吧。”老师很体贴地朝她笑了笑,又扯了两句题外话,“在电视上表现得很不错哟,身为偶像还要兼顾学习一定很辛苦吧?听说这次月考又是年级第三,年纪轻轻也不要太拼了,身体可是很重要的。”

“以后会注意的,谢谢老师。”被称作东岚的女生朝老师尊敬地微微鞠躬,看到对方满意地点头,她才垂着头小步走到了一旁的休息区坐着。

这个热情地有点八卦的老师叫什么来着……田川?田切?还是田下?

嘛,记不得了。

她靠着墙壁坐在石凳上,微微仰头看向了湛蓝的天。

给予对方他想要的尊重,让他有一种我很重要的感觉,很多事情就能轻松地解决。

其他人大多没什么反应,但有个别一直不喜欢她的女生,却聚在了一起,一边窃窃私语,一边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她。

她们会说什么,不用想也知道……女生啊,就是这样简单地有点可爱,又有点蠢的存在。

不满她的特权?对她的态度看不顺眼?觉得不公平?又或者只是单纯的嫉妒……

什么东西都不是凭空出现的,她的这些特权,被任课老师喜爱、理解,都是她自己一点一点争取来的。就像现在,那些人只看到老师对她的偏心,却看不到她付出的努力。

为了这个被人喜爱的形象所付出的努力,才不是她们想的那么简单呢。

不懂得对别人笑,却来嫉妒她被大部分人喜欢。这不是很蠢的行为么?

这样胡思乱想着,东岚优突然觉得心情好了起来,在下课前特地去跟老师道了谢,这才慢悠悠地转身离开。

同班级的学生都去换衣服了,东岚优走进教学楼,穿过长长的走廊朝另一边而去。

“东岚同学。”

身后有人叫她,东岚优停住了脚步,回头一看,叫她的人正是之前对她指指点点那群人其中的一个,也是一直以来就和她不对头的同班女生。

“咦?有什么事吗?”东岚优眉眼弯弯地笑着,仿佛一点都没有感觉到对方来者不善。

“我真的……特别讨厌你!”女生身侧的手握成了拳,“从刚转来的时候就讨厌你!惺惺作态的样子真是有够恶心的!你以为……你以为成了偶像就了不起了吗?像你这种人,一定……一定不会有人喜欢你的!”

“哎?是吗?”东岚优微微睁眼,笑得特别开心,“可是现在就是有很多人喜欢我啊。”

“不管有谁喜欢你,我永远都会讨厌你!”女生怒气冲冲地看着她那张笑脸,一时没有注意音量吼了出来。

“这位同学,你好像弄错了一件事情。”东岚优仍旧笑意满满,“我根本就没有让你要喜欢我啊,而且……你是哪位?你的喜欢或者讨厌,很重要吗?”

“你!”女生的脸又更红了些。

就像在逗一个吃不到糖的小孩,东岚优的笑意之下是不可见的恶意,“我是不是偶像和你有什么关系?我被不被人喜欢和你有什么关系?我的人生是我的事情啊,你好像从一开始就弄错了什么吧?”

“我啊,根本就不在乎哟。”东岚优睁开了她笑弯的眼睛,“你的喜欢与否对我来说,一、点、都、不、重、要、”

“说真的,你这样的人还真是可笑呢。”东岚优稍稍收敛了笑意,那眼神带着些许凌厉,隐藏的恶意终于从瞳孔中那浓浓的黑色中浮了上来,“你的讨厌就像路边的狗屎,踩到的一瞬间或许会破坏我的心情,但是在地上把鞋底蹭干净以后,我还是会继续笑容满面地走路,欣赏我美好人生路上的美好风景。”

“而狗屎,从始至终都只是一坨狗屎而已。”

“啊,抱歉,说了这么粗俗的话,这位同学还请不要介意。”不叫对方的名字是因为她完全记不得她叫什么,即使那个人坚持不懈地讨厌了她很久,她还是不愿意把脑细胞浪费在这种人身上。

说完这些恶言恶语,东岚优似乎心情很好,完全不搭理呆愣在原地的那个女生,自顾自地离开了事发现场。

这个女生,虽然记不清她叫什么名字了,不过……貌似她在前段时间的电视选秀中,第一轮就被淘汰了。另外,她向网球部的不二君表白的时候,自己似乎在场,并且亲眼看到了她被拒绝……所以,出道成了偶像的自己,同时又见证了她最丢脸的一幕,被讨厌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东岚优一边思考着一边卷着自己的头发,笑意不知不觉又在脸上蔓延了开来。

这样也好,自己就不用费劲对她浪费表情了。

虽说偶像要有最基本的职业操守,但是那种人,就算对着她笑成一朵向日葵,她也会披着马甲上论坛去留言,留一堆类似东岚优生活里超爱耍大牌或者东岚优其实很恶心之类的话,那场景,用发稍也能想得出来。

省了不少功夫,挤出一个灿烂的、充满活力的、符合开朗少女形象的笑容,可是要浪费不少能量的啊。

至少……要消耗三颗柠檬糖~

往嘴里塞了三颗柠檬糖,东岚优将糖纸顺手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前面不远,她亲爱的弟弟已经在招着手朝她奔来了,但那十分的喜意却在看到她弟弟身边的同伴时减了三分。

果然,没办法放松啊……

她一边这样想着,一边笑开了花。

就像一朵向日葵。

-begofthestory-

凌晨三点半,某高级卡拉ok会所旁的巷子口,一个留着粉色长卷发、长得像瓷娃娃一样的大眼睛女生,正拉着一个斜刘海单眼皮、皮肤白皙的英俊男孩,一边哭一边说着什么。

这家名叫hot的高级卡拉ok会所,因只对艺人开放而闻名,因此吸引了许多热情的粉丝和想要捕捉新闻的狗仔记者。

此刻正在争执着的一男一女都是艺人,男生是偶像出道转型成为演员、最近新电影大获成功的高人气男艺人,下川智。女生则是出道刚刚五个月的偶像团体pk的成员,水真千秋。

今天,是pk继发售出道单曲之后,正式发售第一张正规专辑的日子,为了这张专辑付出颇多心血的事务所工作人员,和pk的五位成员们,一起在这家卡拉ok会所庆祝,同时也预祝这张专辑能大卖。

聚会在半个小时前就散了场,原本已经离开的水真千秋却再次折返,因为她刚刚得知今晚下川智也在这间卡拉ok会所里。

“你到底想干什么?!”下川智微微有些不耐烦,嫣红的薄唇看着有些薄情,他好看的眉头皱在了一起,纵使态度有些差,但那张脸看上去却依旧帅气无比。

水真千秋喝地有点醉,白皙的脸庞染上了酡红,双瞳剪水,眉目如画一般,美的有些不真实。她带着醉意和哭腔开口:“我不想怎么样!好了我不用你管我了!我走可以了吗!我走!”

说着她一边哭一边就要转身离去,下川智伸手拉住她的胳膊,看着她拎着高跟鞋走路歪歪扭扭,有些无可奈何地斥道:“你光着脚要走去哪?!”

“不用你管!”水真千秋说着又呜呜地哭了起来,“你抓地我好痛,放开我……”

下川智又气又无可奈何地又说了些什么,两个人开始争吵起来,而不远处,躲在遮掩物后面的另一个女生,心里却比下川智还要无奈,还要着急。

离下川智和水真千秋站的位置不远,以树为遮挡物的女生听到了两人全部的对话。和水真千秋水润的大眼睛不同,这个女生虽也有着一双大眼,但那沉沉的黑眸中却透着一丝清冷。

及腰长发用来形容她还不够,她黑色的长直发一直垂到臀边,右眼眼尾还有一颗明显的泪痣。

这极长的头发也是她的标志之一,因为出道的个人公式照上,她身穿着一袭艳红旗袍,加上这长发,便被冠上了agirl的称号,并在之后成为了事务所对她的定位。

她叫做东岚优,是新人偶像女子团体pk的成员之一,同时也是水真千秋的队友。

水真千秋和下川智压低声音在争吵着,躲在树后面的东岚优一颗心却提了起来,她有些紧张地看了看四周,见此时路上没有一辆车一个人,确定除了她以外这里并没有其他人在偷看,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还在吵着的两个人并没有发现她,她也没有主动站出去,只是安静地站在树后面,脸色沉沉地看着水真千秋和下川智两人。

聚会早已经散了,东岚优倒回来只是为了找东西,她弟弟送给她的手链不见了,本来打算回来去包厢里找找,没想到却撞见了这一幕。

两个人又大声吵了几句,下川智似乎很生气,暴躁地吼了水真千秋一声,接着就不再理她,一个人气急败坏地转身快步离开了。

看着下川智的身影消失在拐角,东岚优这才从树背后出来,脸色有些难看地朝蹲在巷子口哭泣的水真千秋走去。

东岚优走到水真千秋面前,一句话也没说,只弯腰抓住她的手臂,拉着她就往会所大门走。

“优……?”眼睛红肿泪眼迷蒙的水真千秋被她拉起来,光脚踉跄地被拖着走,鼻音浓重有些反应不过来地叫了她一声。

东岚优很生气,她沉着脸没有理会水真千秋,自顾自地拉着水真走进了会所,脚步极快地朝走廊深处走去。

“你拉我去哪……?!”水真千秋有些着急,手腕被东岚优抓地很疼,加之刚刚才和下川智吵了一架,心情本就很差,一时间有些生气地提高了音量。

东岚优不说话,拉着水真进了走廊尽头的一个空包厢里,这个时间还在玩的艺人也有,但并不多,是以大部分包厢都已经空了下来。

将水真千秋甩进包厢,打开灯,东岚优把身后的门关上,眼神如刀一般,因为太过生气声音变得有些尖利,“水真千秋,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和下川拉拉扯扯,你知道那有多危险吗?!”

东岚优一生气就会喊别人全名,尽管只相处了五个月,但这一点水真千秋还是了解的。

“我在做什么不用你管。”水真千秋别过头去,脸色通红,“倒是你,为什么要偷听我们说话?!”

“我没工夫偷听你的私事。”东岚优努力平复怒气,冷笑一声然后开口,“如果我没有倒回来拿东西,没有看到那一幕,我还不知道你胆子居然这么大!”

“我们不过才出道五个月而已,正规专辑今天才开始发售,你有没有想过,今天晚上这一幕要是被绯话周刊的记者拍到,对我们整个团体来说会有多大的影响?!”东岚优真的动了怒,看着水真千秋那张无所谓的脸,气的握紧了拳头。

绯话周刊是日本最大的娱乐周刊,它最擅长扒艺人的猛料和绯闻,娱乐记者本就有耐心,绯话周刊的记者们更是其中翘楚,盯着一个艺人,常常一盯就是好几个月,基本上没有失手过。

虽然狗仔和闲杂人等无法进入hot会所,但它外面却常常守着很多狗仔。

“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妨碍你做大明星的!”水真千秋转过头来恶狠狠地瞪着东岚优,“出了什么事我自己会扛着,没指望你们帮我分担!”

“呵……”东岚优怒极反笑,看着她像是在看笑话一般,“你以为我想帮你分担?我们努力这么久才出道,不是来陪你谈恋爱玩的!下川智三个月前才和元气少女的顶级人气成员荣川百花传出了负面新闻,他们两个在夜店门口被绯话周刊记者拍到的失态照,要不要我找出来给你看看?!”

“元气少女的人气有多高不用我说你也知道吧?荣川百花是其中人气最高的一个,到现在为止她已经出道七年了,和下川智闹出负面新闻以后口碑和风评变的有多糟糕还需要我告诉你吗?!她国民度那么高尚且还这样,我们一个刚出道五个月的新人团体,你是希望我们解散吗?!”

水真千秋的理想型是下川智,这一点在刚组团的时候东岚优就知道了,但她没想到的是,水真千秋居然如此大胆,从私下里的崇拜直接变成了行动上的追求。

三个月前的下川智x荣川百花负面新闻事件在艺能界引起了轩然大波,身为国民偶像的荣川百花不仅被下川智的粉丝以及其他围观者攻击,更是流失了不少粉丝,这件事虽然和刚出道的pk没有关系,但也足够让人警醒,尤其是女子偶像们。

pk的所属事务所叫做尾田事务所,尾田旗下一直以来都只有演员,pk是他们推出的第一个女子团体。

虽然同属于一个组合,但五个成员的出道经历都有所不同。东岚优在十三岁的时候进入尾田事务所,做了四年的练习生,今年十七岁的她,通过事务所内的成员甄选,在五月份和其他四个女生一起正式出道。

这五个人虽然都是从尾田事务所的练习生里挑选出来的“胜者”,但之前一直分散在不同的练习班,从确定组成团体的那时候才开始接触,彼此之间相处不过才几个月而已。

其中,练习时间最短的当属水真千秋,今年十六岁的她,是在去年进入尾田事务所的,也就是说,她只做了一年练习生,便成功出道成为偶像了。

水真千秋长得漂亮,五个人里最美的就是她,笑起来特别甜美的她,在一出道就吸引了所有粉丝的目光,有正统偶像美称的她,在上个月的“第一次粉丝投票选举”中,力压其他四位成员,以超过第二名东岚优两千票的成绩,成为pk的人气王。

虽然团里成员只有五名,但人气顺位同样能决定很多事情,练习时间最短,人气却最高最能吸引粉丝的水真千秋,一下子就成了事务所的宠儿。

现在,人气第一和第二的成员,正在这个包厢内面红耳赤地争吵,这场面要是被记者拍到,一定会引起不小的风波。偶像成员不和什么的,光是标题就能赚尽眼球。

但是,若是水真千秋被拍到和下川智拉拉扯扯的失态照,那后果绝对只会比成员不和更严重。

偶像,本就是一个要求极高的职业,绯闻、恋爱、结婚,这些都会对人气造成很大很大的影响。

刚出道五个月的偶像团体成员,和当红人气男演员传出负面新闻,除了想解散想疯了以外,再找不出更适当的形容。

水真千秋擦干净眼泪,一时无法反驳东岚优的质问,沉默了一会又愤愤道:“我知道了!下次会注意!”

说完从她从东岚优身旁走过,提着高跟鞋拉开门直接走了出去。

而东岚优站在原地低着头,手握成拳,沉默了好一会,才把拳头渐渐松开。

安静的包厢内突然响起铃声,东岚优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上的弟弟两字,努力平复心情,然后按下接听键将手机递到耳边:“喂……结束了……恩,现在就回来……你怎么还没睡?说了不用等我……好,英二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带回来……”

东岚优一边接电话一边推开门走了出去,包厢内再次恢复了寂静。

然而,没过多久,包厢靠里的隔间门却从里面被人推开,一个穿着深低领背心,长相俊美,五官雌雄难辩,目光深邃气质出众的男人,慢悠悠地走了出来。他慵懒地靠在隔间的门框边上,啧了一声,听不出喜怒幽幽地开口:“现在的后辈啊,真是……”

话却没有说完,他用修长的手指卷了卷自己中长的微卷发,想了想觉得没有什么意思,撇了撇嘴,便提步走出了包厢。

另一边,已经到了家门口的东岚优,整理好心情和表情,提着夜宵,换上笑脸,推开家门走了进去。

今年十七岁的东岚优就读于东京青春学园,高等部二年级,虽然因为练习常常请假,但学习成绩却十分出众。

开门的那一瞬间,她的弟弟扑了过来,心里那一点因为水真千秋而产生的坏心情,在这一瞬间全都被她抛到了脑后。

人气投票输给水真千秋很不甘心,但回家听到弟弟邀功似地跟她说我和社团的朋友们都投票了哦~这样的话,一瞬间就会忘记那些失败的心情,和那种时刻一样,家人尤其是弟弟,是她最在乎的东西。和梦想两个字一样重要。

尽管她和他们之间,并没有血缘关系。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