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8章 做人该怂还得怂 乱说狠话害死人

小说:无限气运主宰 作者:落花独立 直达底部

最快更新无限气运主宰最新章节!

    远在数千里之外。

    一处云雾缭绕,灵气充盈之地。

    虽然灵气仅仅只是对道修有用,但于武修,若是常时间居在灵气充盈之地,对身体亦有极大的裨益。

    所以但凡宗门,总喜欢占据一处名山秀水之地。

    云来宗……

    在罹云山之上。

    前名已不可考究,自从云来宗坐落于此之后,便命名为此。

    有入道至尊坐镇,更传承数十代之久,云来宗总体实力虽不及神炎宗那般强绝天下,却也可称是一方霸主!

    然而此时……

    平静的云来宗之内,却一片混乱,人人皆是人心不定!

    皆因为山下不知何时,已经汇聚了数十万兵马。

    而众人下山所探查的消息,却是让所有人都忍不住心生惊惧。

    云来宗宗主云飞扬意图谋反犯上,已是犯了不可饶恕的大罪……不仅自身难保,更是连累今日里,云来宗竟然也要面对来自于大乾帝国的兵马!

    “听说若是现在下山,可判无罪!若是一日之内还留在山上,那么……那么……便要夷三族了。”

    “夷……三族?那我的父母还有族人们……他们是无辜的呀,不对,我也是无辜的呀。”

    “还有我,我虽只一个老娘,但她老人家辛辛苦苦养我这么大,如今好不容易才算是享着我的福了,难道……”

    所有人都是人心惶惶。

    都是乾朝人,根都在乾朝。

    大乾此举,便是要让他们做一个抉择,要宗门还是要家人。

    “基本情况就是这样的了。”

    云隐脸色凝重,半跪在一名老妪身侧身前,说道:“赫将军昔年与我也算是有段交情,我之前找他,他将实情都告知我了……是宗主他老人家意欲隐名斩杀监国公主傲红雪未来的驸马,结果不慎败露了形迹,被人认了出来。”

    “就因为这?!”

    云老夫人重重一顿手中龙头杖,喝道:“我云来宗屹立乾国也有数百年之久,这些年来对乾国没有功劳也有苦老,如今不过是意图杀死一个黄口小儿而已,那傲苍溟竟然如此不念多年故旧之情?!”

    “中间似乎还有别的隐情,不仅仅牵涉到了皇权,更牵扯到了神炎宗、凌天纵、董天邪乃至于天涯海阁的慕清言,而且听说……”

    “听说什么?!”

    “听说阴阳道宗修诚长老已经离开争名峰,如今正坐镇军中,似乎便是担忧宗主他老人家的反扑!”

    云老夫人怒道:“怎么又牵扯上道宗了?!”

    云隐苦笑道:“那苏景似乎与之前来访我云来宗,打败宗主的狂徒有些瓜葛,更是阴阳道宗新任宗主修诚唯一的亲传弟子。”

    “这……乾皇如何说法?!”

    “乾皇震怒,傲红雪本是意欲给云来宗三日时间,可他却仅仅只给了一天……若是一日之内,弟子不下山去,便与谋反同罪!”

    云老夫人怒道:“那还不快去嘱咐守阵的弟子,立即将阵法紧守,不可放任何人下山?!傲苍溟那小儿此举分明便是要断我云来宗的根,我们岂能如他的愿?”

    云隐苦笑道:“守阵子弟已经逃下山去了,据说其是个孝子,一听闻母亲可能被人牵连,立即不管不顾了。”

    “什么?!”

    “母亲!!!”

    门外传来一声惊慌的呼声。

    一名衣衫华美的妇人牵着一名两三岁的孩子快步奔了进来,惊呼道:“母亲,我听说夫君犯了大事,如今,要秧及我云来宗满门了?!”

    云老夫人对自己这个儿媳本就极其不喜,如今见她惊慌之态,顿时更为愤怒,喝道:“扬儿不过招惹了几名奸邪小人而已!他哪里有错?倒是你,不过些许事情就如此惊慌,成何体统?!”

    妇人惊慌道:“可……可天儿还有兰儿……”

    “娘,这事你就不要再责怪沭儿了!”

    一道沉闷的声音响起。

    众人同时大惊,急忙向身侧望去……

    却正看到一名中年男子,面色方正,神态黯然。

    见众人终于都注意到了自己,云飞扬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哽咽道:“母亲,儿子不孝,不仅未能让母亲享到儿子的福,更连累母亲……”

    “扬儿!”

    云老夫人急忙拄着拐杖站了起来,颤颤巍巍的到了他的身边,抱住自己的儿子,大声道:“你……你没事吧?那些奸人可曾伤了你?”

    “夫君,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云飞扬的妻子孙沭亦抱着自己的儿子上前,关切道:“为何我云来宗突然有此大难?!”

    “是……是我!”

    云飞扬面色沉痛无比,痛苦道:“是儿子自入得至尊之后,目中无人,无法无天,以至于有今日之祸,母亲,沭儿,都是我的错……是我连累了你们,是我连累了孩子!”

    说着,他竟是忍不住痛苦哽咽起来。

    大军调动,耽搁时日甚多。

    他早早的便回来了……

    本来想的,便是先趁机将自己的家人带走,如今的种种举动,都显示乾朝并非是故弄玄虚,而是真真正正要覆灭云来宗,以为傲红雪树立威名!

    虽然不知道将人拯救之后,那么多亲眷,到底该送到何方,日后该如何办。

    但只要自己还活着,就总有办法,大不了隐姓埋名,日后不再以云姓自居,以自己的能力,当能为他们谋求一安稳生活。

    这也是傲红雪唯一忽略的地方。

    确实……

    纵然自己以入道至尊之位,只要自己还有牵挂,那么,就根本没有资格去抗衡一个强盛的国家!

    那么也只能退了。

    可谁料到……

    这竟然并非是忽略,而是早已经安排了人。

    那修诚为人,早在返虚之境时,便已经因为极度的护短而广为人知,如今踏入了入道之境,更成为阴阳道宗之主,那傲红雪只消一句传信,自然可让他屁颠屁颠的来找自己的麻烦!

    尤其是自己要杀苏景,倒是有一半是他的原因。

    云飞扬几番思虑,都着实没有把握从一位入道至尊的道修手中带着自己的父母妻儿平安离开的把握。

    就好像傲红雪说的那样……

    除非自己能同时带着自己的所有亲眷飞在天上不落下来,否则,只要自己双脚踏上乾朝的大地,就逃不脱她的追捕!

    “母亲!!!”

    云飞扬泪眼朦胧,哽咽道:“都是儿子太过目中无人,自以为天下之大,可任由儿子来往,却不想今日里犯下大错……更连累我云氏一族,母亲,都是儿子的错啊!”

    他心头已满是悔恨。

    若没有之后那几句狠厉的威胁,自己何至于落到这步田地?

    想不到,威胁未曾吓到敌人,反而把自己给陷进了坑里,无法自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