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9章 你说话太有技术含量了

小说:无限气运主宰 作者:落花独立 直达底部

最快更新无限气运主宰最新章节!

    纵然杜俊再如何心有不服,董天邪既到,他自然也就无从挑衅了。

    尤其是苏景那一副你随意,你厉害,我佩服的姿态……

    看似服软倒退,然而那种几乎是看着小孩子一样的姿态,却让他几乎连自尊心都要碎成渣了。

    但在自己素来尊敬的师尊面前,他却也不敢忤逆其意,当下,也只得满含不甘的与苏景婠婠等人并肩上山……

    只是沿途,目光落在正自左右张望,被剑宗之内诸多奇异的景象震惊的一惊一乍的婠婠……明明看起来是没个正形的模样,但不知道怎么回事,不仅不让杜俊感觉不稳重,反而觉得,这样俏皮可爱的小姑娘,简直是宛若精灵一般可爱动人了。

    只是在她的眼里,却似乎全无自己的存在。

    虽然一直是左跳右跑,见到任何稀奇古怪的景象都要过去一探究竟,但她的活动中心,却一定是那个苏景。

    看着杜俊越发冷咧的面容,苏景脸上浮现莞尔的笑容。

    心头却也莫名的升起一阵自得的感觉……

    虽然他与婠婠还没有什么,但男人哪还能没点炫耀的心思呢?

    能够引起别的男人的羡慕,尤其是那种对自己敌视无比的人……

    他的心情瞬间变的不错起来。

    剑宗云深不知处……

    众人一路攀登,走了约莫一个多时辰之后。

    前方,才终于看到了那看来肃穆无比的剑宗大门。

    远不及天涯海阁来的华贵奢侈,亦远不及神炎宗来的大气堂皇。

    仅仅只是一块巨大的石头以木架支在上空,上书剑宗二字。

    这便是剑宗的大门了。

    然而剑宗两字,却是铁画银钩,一笔一画,宛若一名剑客正在那里舞剑,每一道笔画都是一招极其凌厉的剑招,而到得最后一笔,更是剑气张扬,几欲直直冲霄而去,却又被石头硬生生强行羁留于石上。

    “好剑法!”

    苏景接连兑换了万神劫以及缥缈剑法两套入道境界剑法,缥缈剑法可说是技巧的巅峰,穷究人力的极限,而万神劫,更是将意催发到了极致……

    经主神兑换,他对这两套剑法的体悟已经达到了极限,甚至丝毫不弱于这两套剑法的创始人。

    如今他的眼光,可说已经是高到了极处。

    就算如此,目光流连于剑上,他亦是忍不住心头微震,甚至于,忍不住隐隐然有直欲与留剑之人一较高低的冲动。

    倒也不奇怪……

    无论是万神劫亦或者是缥缈剑法,皆是为剑而痴狂之人所创,可说是蕴含了剑之一道最深沉的心血,如今他通晓两套剑法,自然也忍不住对于剑有了些微的执着。

    不过这冲动很容易就压了下去。

    而看到苏景眼底先是有震惊,随即炽热,而后,竟然瞬间恢复到平静如水。

    董天邪心头微惊……

    剑宗访客不少,但基本上哪怕是入道至尊,在这套剑宗创始人留下的剑招之下,都要沉迷于片刻,甚至于都意图将心神沉入,好从中体悟这套剑法的精髓。

    毕竟,谁不愿意凭空多出一套入道武技来呢?

    而且非偷非抢,自己领悟,连剑宗也说不出什么不是来。

    但如苏景这般,不仅不欲体悟,反而还隐隐然有几分意图与剑招争锋的念头……

    而且这么快便从影响中脱离出来。

    这小子恐怕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厉害了太多太多。

    或者说……

    他不过才刚刚突破先天境界,但一身实力,竟然隐隐然有直追年轻一代第一人傲红雪的迹象。

    这小子……不是剑宗之人,太可惜了。

    董天邪惋惜了叹了口气,什么都没说,径自往山门深处走去。

    而苏景悄悄的拉了一下婠婠。

    婠婠顿时回过神来,额头已是布满香汗。

    她震惊道:“少爷,这石头之内的剑法好厉害……好像……”

    她想说好像比墨家剑法还要来的更为厉害,但想着这么说岂不是灭自己威风,当下说到一半便住口不言了。

    苏景言简意赅道:“不是剑法厉害,是留剑之人厉害,远非你所能媲美,自然剑法也就厉害了,别小看了自己。”

    “没错没错。”

    婠婠连连点头,还是少爷厉害,这话说的太有技术含量了。

    “此石唯有对剑执着之人方可从中体悟,据说多年来,已有不知多少人从中领悟到了强大无比的剑招,便如我师父的万象大衍剑诀,便是从中体悟而出,便连我,也已从其中领悟出了一套先天剑法,甚至于日后,入道亦是可期。”

    杜俊上前两步,看了苏景一眼,说道:“你们于剑道修为不高,还是莫要多看的好,不然若伤了自己,恐怕会让人认为我剑宗待客无道的。”

    “是吗?这石头竟然还能让人领悟入道剑诀。”

    苏景叹道:“可惜了,不能与留此剑痕之人一较高低!”

    若是兑换缥缈剑法之前,听说有此石在,他说不得非得好好的参悟一番不可……

    可如今,兑换了缥缈剑法,两大入道剑法傍身,看到这石头,他心头只有争胜之念,却无参考之心……便是有心,恐怕也是不能从中领悟到什么了。

    杜俊闻言,脸色顿时变的难看起来。

    这家伙,口气竟然狂妄到这般地步……

    自己等人,甚至连自己的师父都以此石为师,从中领悟剑招,可这小子竟然说可惜不能挑战这石头的主人。

    这简直……

    自己的格调一下子就被压了下去。

    他看了眼婠婠……

    果然,婠婠看着苏景的眼神里已是带上了些微的痴迷。

    可能连她自己都还没察觉到的痴迷。

    “走吧。”

    苏景拉了婠婠一下,说道:“日后若想看的话,我带你来就是了,咱们可是要在这里住上一个月的时间呢。”

    “是呢,一个月呢。”

    婠婠主动拉过苏景的手。

    给苏景使了个眼色……

    意图很明显,咱们要不晚上来偷偷领会一番吧。

    苏景摇头,表示我没兴趣,你若想来,尽可以过来,到时我可以给你护法。

    婠婠顿时满意的笑了起来。

    没说话……

    两人已经完成了一轮的交流。

    无言的默契,让杜俊脸上露出了不甘的神色。

    他还是第一次……

    第一次有这样动心的感觉。

    也是第一次,有这样强的竞争意识。

    却也是第一次,被人这样碾压的根本找不到反击的机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