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3章 这方面我不需要谦虚

小说:无限气运主宰 作者:落花独立 直达底部

最快更新无限气运主宰最新章节!

    一个恍惚间,抬眼再望去。

    那赤红如火的姑娘已经从人群里消失不见了踪迹,好像她从未曾来过一般。

    但那廖廖的火星,却清楚的昭示着刚刚自己看到的并不是错觉。

    焰灵姬。

    说起来,两人上次分别,气氛其实还颇为和谐,还在房顶很是彼此放开心扉,畅聊了一阵。

    甚至于……

    苏景完全可以有底气的说句不谦虚的话。

    焰灵姬为什么愿意放弃在自己所在世界的一切,到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里来?

    真的只是因为她想飞的更高吗?

    苏景总感觉,可能其中还有一些深层次的原因……

    也许,自己也是原因之一。

    没错,上次见面的时候,两人可还是颇有几分暧昧的感觉在其中……

    等等!!!

    苏景这才恍然想起,对自己而言,上次分离,自然是在天行九歌的位面之内,两人之间颇有几分暧~昧,而后她更是无比期待与自己的再次见面。

    可对焰灵姬而言……

    之后的重逢,自己可是对她相当的冷淡,甚至于还害她任务失败了一次。

    而且之后,在争名峰的时候。

    她更是为了自己偷袭王翦,据说受了不轻的伤……可自己甚至于都没跟她见上一面,只能让她拖着伤躯孤单的退回来。

    莫非是因为这事跟我生了气了?

    苏景心头颇感无辜……心道当时我还未曾经历天行九歌位面,对你与我之间到底是怎样的关系压根就不知情,若说这全都是自己的过错,那我也只能叫屈了。

    罢了。

    早便听她说起过,她与李清川两人便是在稷下剑宫之内。

    自己如今既然归来,应该还是有见到她的机会的。

    到时候再跟她好好的道声歉吧……

    想着,苏景目光不再在周围流连,而是看向了前方。

    那黝黑的厚金宫门已经大开。

    而城门前,并肩站着一男一女……

    男子面像儒雅,约莫三十上下,颌下微须,手中持着一柄折扇轻轻的摇着,颇有几分故作潇洒的姿态,但看来却当真是风度翩翩,并不会让人觉得太过浮夸。

    而在他身边。

    娇俏的少女比起当初分别之时,似乎又略微长高了些许,个头已经到了苏景的下巴……脸上带着明朗的笑意,注意到苏景望过来,她眼底浮现热切神色,快步向着这边奔了过来。

    穹!!!

    苏景心头顿时一阵温热,跳下马车……

    向前走了几步。

    随即,温软香躯入怀。

    秦穹扑进苏景的怀里,激动的低声哽咽道:“哥哥,我好想你!”

    “我也很想你……小穹,你又长高了呢。”

    苏景满是感触的轻轻抚着秦穹垂在肩头的柔顺长发,心头却莫名的,浮现秦政当初临死前那一句……

    杀死秦穹!

    再联想到秦政与狂徒的关系,还有秦孝文的古怪变化。

    难道说日后,秦穹也会……

    苏景摇了摇头,将心头的杂绪抛去。

    那毕竟是十几年前的事情……而十几年的时间,若是有什么异变,恐怕早就发生了。

    到现在都还未曾发生,自己又何必杞人忧天?

    正想着,怀里满是欣喜的秦穹抬起头来……

    那娇俏的面容满是依恋的同时,也带着些微担忧,低声道:“哥哥,你真的不该回来的……父皇他……他不会放过你的。”

    “没事,我既然敢回来,自然是有自保的把握,你什么时候见过我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苏景亲昵的在秦穹的琼鼻上轻轻点了点……亲昵的搂着秦穹,抬头看向了那名俊朗的身影。

    数年不见。

    他比当初,其实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只是气质更先成熟,看起来,亦更为敦厚而已。

    而功力,似乎也早已经踏入先天宗师之境。

    显然这几年时间里,他并未曾懈怠过。

    苏景招呼道:“太子皇兄,好久不见了!”

    秦苏扇子轻轻敲在额头上,叹道:“听你这一声皇兄可真不容易,记得以前,那么多年的时间里,你一直都只是唤我太子殿下,却从未曾如此唤过我……”

    苏景正色道:“我并非不知好歹之人,当初接臂之恩,我不敢稍忘。”

    “慢来慢来!”

    秦苏顿时苦笑起来,急忙打断了苏景的话,担忧的看了一眼周围那些围观的百姓们,低声喝道:“小十一,你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当初是我放你离开阿房宫的吗?你这是把你大哥放到火上烤呀……”

    苏景:“我只是说了接臂而已,其他的都是你自己说的,嗯……你自己说出来了。”

    “算了……”

    秦苏长叹了口气,说道:“父皇英明神武,若说当真对此事毫不知情,那根本说不过去,但他既然未曾怪罪我,想来他也并不在意这事儿,只是人艰不拆,有些事情纵然大家都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但也是要烂到肚子里的,说出来就不好了。”

    “放心吧,我知道好歹的。”

    “你根本就不知道好歹!”

    秦苏脸上带着些严肃的神色,无奈叹道:“你若知道好歹,就不会出现在我们的面前,我只是惋惜,小穹刚刚说的对,小十一,你真的不该回来的,既然得了自由,看你现在这白白胖胖的模样,想来在外面也过的不错,又何苦再回来跟父皇作对,你能耐再强,难道还能强的过父皇不成?父皇为入道至尊排行榜第一,你这短短三年的时间里,又能有多少能耐?”

    看苏景想要说话,他道:“算了,说这话也不过是马后炮而已,你既然已经进入了父皇的眼线,再想离开,怕是也根本来不及了,走吧……我跟你一起去见父皇,若他真的……希望我能阻止他吧。”

    说着,秦苏自己也忍不住摇头苦笑。

    他的父皇性情坚韧,但凡决定的事情,轻易不会改变……

    虽然自己身为太子,甚至这两年已经开始有监国之权,但在他面前,还是没什么说话的余地。

    所谓阻止……不过是安慰自己这个可怜的十一弟,让他莫要太过紧张而已。

    在秦苏看来,苏景这一回,可真真正正是下了一招彻彻底底的昏棋,甚至于这一回,更是直接把自己给深陷进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