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五章 我可是专业的

小说:无限气运主宰 作者:落花独立 直达底部

最快更新无限气运主宰最新章节!

    一路出了安定王府的大门。

    苏景回头看了一眼安定王府,叹道:“感觉这安定王府以后,要慢慢的破落了。”

    “程兄你这可是猜错了。”

    上官仪道:“旁的不说,陛下如今可是打算重用这位安定王爷了,这回能顺利扳倒五姓七望,他可是出了大力,而且从几年前陛下登基以来,就一直在谋划此事,帮李宗道把职位提起来,让他进入五姓七望的视线之内,可能你看来,陛下行事雷厉风行,然而此事,却布置了至少数年之久了,这李宗道一路走来殊为不易,更难得的是,他不得不对陛下忠心,所以陛下对他,也定然会重用的。”

    “我说的破落,可不是指权势的破落啊。”

    苏景叹道:“孤家寡人啊,日后,这安定王府,人气再难汇聚了,纵然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又如何,到了不过一场空,日后他若想含饴弄孙,恐怕是绝无可能了,毕竟……他那么大年纪了,想生恐怕也力不从心了吧?”

    其实从之前那所谓的大太医为李家两兄弟治病的时候,苏景就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阴九送予自己的那块令牌,不停的轻轻嗡动,仿佛察觉到了什么。

    这东西似乎也是一件不错的异宝,起码其内蕴含着某种目前的自己仍然无法理解的力量,对一切阴邪之物都有反应。

    而它竟然对李景仁和李景恒两人起反应,可见这两人身上,定然是沾染了不干净的东西……阴气?还是鬼气?

    反正无论是哪个……

    都不会是好东西啊,隐巫,看来应该是类似于阴修之类的东西吧。

    不过对这家伙,苏景可是半点同情心都欠奉,自然也懒的提醒李宗道。

    “也是啊……这也算是他效忠陛下的代价吧,爬那么高的位置,怎么可能不付出什么代价,孤家寡人……你说的太对了。”

    上官仪轻轻叹了口气,看来颇有些唏嘘。

    “所以说,你竟然会同意帮那个李宗道还钱……虽然我知道你是在笼络那个家伙,但还是让人很不爽啊。”

    苏景不快道:“我都说了,等要到了钱,我会请你在长安城最好的酒楼里喝一杯,结果这钱却由你来掏了,我如果再拿那钱来请你,岂不是空手套白狼了?”

    “没办法啊,你也体谅一下……旁的不说,我会跟你过去,不就是要示好于他么,不然的话,陛下也不会饶我的。”

    上官仪歉然道:“不过十万两黄金,一两都不会少的,你放心吧,姑且不论这欠条到底是怎么来的,你既然拿出手来了,我自然不会赖账。”

    “那请客之事,可就免了。”

    “真小气,你就不会用自己的钱来请吗?”

    “可我没钱。”

    苏景摊了摊手,道:“我身上穷的叮当响,之前也曾经路过那个什么据说是整个长安最豪华的云来楼,那装饰,估计进去了一顿饭吃完,你拍拍屁~股回家,我就得转身去给他们刷盘子还债了。”

    “噗~~~”

    上官仪忍不住轻笑了起来,叹道:“好吧好吧,程兄你是个穷鬼,那就先欠着吧……对了,程兄,问你件事情。”

    “嗯,你说。”

    上官仪迟疑了一下,问道:“程兄……我……你好像并不奇怪,我其实是个女人这件事情?”

    苏景反问道:“你以为我还没看出来?”

    “我身上带有至宝,可遮掩自身女性气息……就算你武功再高,甚至于诸多异修,也休想看穿我的伪装,你是怎么……”

    “这个太简单了。”

    苏景笑道:“男人如果扮女人的话,暴露出些微男性的行为举止,还可以勉强说是英姿飒爽,但女人扮男人,一举一动皆是女性化的动作,再加上你这过于俊美的动作,自然大致便猜的出来了。”

    “是……是这样吗?”

    “当然,我可是专业的。”

    “专业?”

    “啊……不,没什么。”

    苏景摆了摆手,道:“既然如今钱要下来了,那你记得下次来找我的时候把钱给我,我要好好的回去想一想了,你们陛下给我安排了个苦差事,可我却没有拒绝的理由。”

    上官仪无语道:“如果说辛苦一段时间就能得到一件道器,我想……这长安城内的武者,其数量会瞬间扩充十倍的,他们会哭着喊着求陛下给他们一个机会!”

    苏景惊道:“你连这都知道了?”

    “这个……陛下对我还是比较信任的,这种事情,自然不会瞒我,不然的话,也不会派我跟你会洽了,就这样吧,告辞了,程兄,我三日后再来寻你,看看你进度如何。”

    “也好。”

    两人聊了几句,便直接在安定王府之前分手,各自回去了自己的地方。

    院落里。

    曲无忆正坐在院子正中那大槐树树荫下的石桌上,凝眉苦思着什么,不时奋笔疾书几句……前面已经写满了一张大大的白纸,上面尽都是娟秀的小字。

    她的神情很专注,秀气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小~嘴轻抿,甚至于都没注意到苏景已经回来,那专心的神态,看的苏景心头莫名一暖。

    眼见凉风渐起,他把自己的外衣脱了下来,披到她的身上。

    “啊~~~”

    感觉身上披上了一层束缚,曲无忆猛然从沉思中惊醒过来,回头望去,看到苏景那古怪的神色,顺着他的视线望去,看着那完全搭在地上的长衣,她的个子本就不高,又是坐着,显的更为娇~小……难怪苏景会忍不住发笑,她的脸立即黑了下来。

    手中狼豪一摔,气道:“不写了。”

    “别气别气……”

    苏景笑意盎然的一把抱住曲无忆要往屋里去的娇~躯。

    “放开!”

    苏景一怔,这才醒悟过来,自己这一抱,又把曲无忆给直接抱了起来,双脚离地,就那么直接被塞进了自己的怀里。

    “不放!”

    “放不放?”

    “我放了谁帮我想办法?”

    “你不放我,我怎么帮你写?!”

    曲无忆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羞恼之意。

    “要不,坐我腿上写怎么样?”

    苏景突然心生一个荒唐的主意。

    曲无忆冷冷道:“你想死吗?我告诉你,你如果让聆月看到我们现在这样的话,我真的会杀了你的。”

    “也就是说聆月不看到就没事了?”

    苏景眼睛一亮,直接抱着曲无忆的娇~躯,坐在了之前她坐着的石凳上,然后直接把曲无忆放到了自己的腿上。

    曲无忆个子虽矮,却也有一米五多的身子,坐在石凳上显矮,可坐在苏景的腿上,却反而显高了……

    她恼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好啦,快写吧。”

    苏景嘿然而笑,双手自她的腰间环绕而过,下巴轻压~在她的香肩上,柔声道:“好啦,快写吧。”

    同样的话,第一遍说的欢快跳脱,第二遍,却是附在耳边,柔声呢喃。

    耳边吐息温热,曲无忆正在挣扎的身子立时软了下来……嗔怪的瞪了苏景一眼,却已经没有了反抗的力气,当下只得坐在他的腿上,手中重新拿起了狼豪,道:“你不许乱摸,还有,聆月来之前你必须要赶紧把我放下来,知道吗?”

    “好好好,我知道了。”

    “好说一遍就行了,说太多,就显的很没诚意了,我应该已经说了很多遍了。”

    “好~!”

    “还有,我刚说过,手不许乱摸,你在往哪放?”

    “这个……不受控制……不受控制嘛。”

    苏景调笑的声音和曲无忆羞恼的抱怨,交织缠绵,在院落之内传出好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