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此心如剑,斩江山如画

小说:吾剑横眉 作者:鉴心如鉴古籍 直达底部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第二天。

    晨光从窗纸的缝隙间滤了进来,数声风吹叶子的哗哗声轻轻响起——猛然间,房内的少年仿佛被这声音惊醒似的,立时从床上卧起,双目中精光闪闪,左手还极轻捷地想要从旁边取出一柄不存在的剑,而口中更凌厉道:

    “什么……”

    “人”字尚未说出口,

    顾启愣愣地望着房内清简却华贵的摆设,书桌上成堆成塔的笔记小说和经史子集,忽然松了一口气,自嘲般笑了起来:

    “没想到即便是重活一世,又回到了这二十年前,曾经千躲百藏时留下的习惯竟还没丢下……”

    叹然自笑道,顾启慢悠悠起了身,穿好了衣服,随步踏出了门外。

    此时尚未入晨,天上只得几点熹微的朝光,现在至多只有卯时。因此外面除了些许微光可以让目力传达以外,其余皆是一片微昏。

    如果是曾经的顾启,恐怕都还要在床上再睡一两个时辰,甚至等到日上三竿时才会起身让府邸内的下人伺候着更衣洗漱吃饭。但是历经十多年颠沛流离与辛酸生活的他如今早没有了曾经的公子习气,再加上在厮杀与躲避中养成的习惯,顾启更是情愿事事亲力亲为,以免被北雍清剿司的大网给网罗住。

    ——正因如此,即使是回到了二十年前,顾启仍然是一个人洗漱完毕,然后便袭着一身黑衣,站在后院里,静静地立在这里。

    忽然,顾启头朝一边转了过去——

    “吴伯?”

    随着顾启轻轻发出了声,后院门口渐渐浮现出一个老人的身影。少年看着那个微微佝偻着身子,朝自己走来的老人,露出了温和的笑容。

    而被他称为“吴伯”的老人,微微欠了欠身,以一种有些沙哑的声音对顾启说道:

    “少爷,院内天冷,先回房休息吧——我已经让后厨去做早饭了。”

    “不妨事的,吴伯,我只是在想些东西。”

    顾启轻轻点点头,对吴伯轻轻说道。

    老人还想说些什么,但是低了低头,张了张口,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出来。他告辞退下,走出后院门口,但步子一迈出去,老人看似浑浊的眼睛中忽然绽放出一缕神光:

    “这么暗的天……我虽没有控制,但步子本身就极轻——少爷是怎么一下子就听见并认出是我的?”

    脑海中陡地生出了一股疑问,但行事向来严谨缜默的老人最终还是决定什么也不要问,什么也不要说,除非是大将军亲自问起,否则少爷的事情还是让少爷一个人决定。

    ……

    站在院中,望着老人步出院外的身影,顾启的脸上浮现出一缕平静的笑:

    “虽然早已知晓,但是亲眼看到的时候,还是让人觉得……现在所有人都还在——这真是太好了!”

    顾启微笑着,脑海中却浮现出极遥远的回忆。

    那是在上一世的十一年前。在父亲战死,姐姐把自己送出云京外后,一直陪着自己,并默默处理着自己身边事务的,便是这个老人,这个自己称其为“吴伯”的老人。

    吴伯本是顾府管家,顾启原本以为他只是个寻常管家,但是没想到等到真正国破家亡之后,这个老人却陡然展现出自己五境巅峰,甚至无限接近于六境通玄的修为!

    而也正是依靠着吴伯,顾启才躲过了一次又一次的杀劫,否则就以他曾经那种不堪造作,软糯柔弱的性子,只怕就连北雍清剿司都不必出动,很快就死在所谓的江湖中那些野修的群狼窥伺之下了。

    但是——最终吴伯还是死了,死在了清剿司一位六境高手的缉捕之下,虽然他临死前将顾启送到了安全的地方;虽然他以五境巅峰的修为,耄耋之年的年龄,重创了一位六境中沉淀已久的高手——但他最终还是死在了那一场战斗中。

    而就在之后,顾启失去了一位良师益友,也可以说失去了这个世上自己最后一位可以信任的人。

    ——于是,之后顾启开始了彻底的转变。

    然而……当前世身死之后,宛如从梦中惊醒,顾启竟然回到了二十年前。于是曾经的遗憾都可以挽回,曾经的亲友的命运都可以被改变,曾经的仇恨与伤痛都可以被填补——对于自己来说,这又是怎样的幸福?

    顾启满足地眯起了眼睛,但眼眶中却渐渐有些晶莹的东西汇聚起来。

    ——良久,他摸了摸独自,宛如咏唱一般长叹道:

    “好饿啊——怎么还不开饭!”

    ……

    身为大冀朝几大实权将军,并且还身居实封天南侯之位,顾府厨子的手艺自然没得说——甚至放眼国朝,也只有云京城最里边那幢金碧辉煌的建筑里,还有大冀几大天下闻名的酒楼里的师傅的水平可以将其盖住。

    因此,顾启很满意地喝了好几大碗粥,又食了好几碟小菜,将那些清斋糕点全部送入腹中后,才终于满足地长长呼出一口气:

    “呼……总算是饱了。”

    旁边侍立的下人很有眼色地将残羹剩饭给撤下,又奉上茶水饮子。顾启饮罢喝足,走出了饭厅,来到空旷的院中,对一旁守立的吴伯笑道:

    “吴伯,府上武库的钥匙有吗?我想去选一柄剑——我准备习练一下剑术。”

    吴伯立刻躬身恭谨道:

    “少爷,请随我来。”

    跟在吴伯身后,顾启漫步而行,十一年未曾见过的景色如今又与自己重逢,仿佛记忆中那二十年就像一场梦境一样。杨柳条条,松针历历,冬日的百花不开,但红色白色的梅却像是一点点的血和雪一样装饰了整个冬天。

    一时间,顾启几以为自己心中的那段历史,那段记忆仿佛是虚假的,而真实的世界本就如此并将这样一直和平下去。

    但是很快,他粉碎了这种不切实际的妄想。

    顾启双目微凝,胸中气息一顿,心中却是断然道:

    “花木为虚,美景如幻,什么江山如画,都不过是北雍铁骑脚下的哀鸣——这世上的一切中,只有自己身上的力量才是绝无仅有的真实!”

    “既然想要保护这一世的家人,想要不让国朝重蹈覆辙……我只有自此时起,拔剑出鞘,将前世的一身剑术,在此时重现——然后我才有资格朝更高的境界进发!”

    “直到最后,才能积蓄出翻天覆地的力量!”

    这样想着,顾启眸中锋芒一闪,如利剑般斩断了心中所有迟疑柔软。他大踏步地,更在老人身后,看似身形瘦弱,但胸间却有一股如剑的气机在缓缓积淀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