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记

小说:穿越之天女归来 作者:然云 直达底部

    闫冷想过,等到秋雪回来,两个要感谢干些什么,会有什么样子的生活,会有什么样子的孩子,但是唯独没有想到,自己会眼睁睁的看着秋雪站着离开却躺着回来。

    在看见霂天怀中的没有一丝生的气息的秋雪时,闫冷无法形容自己那时的心情。

    说是晴天霹雳,那也太弱了,毕竟自己可是仙者,怎么会怕雷呢!

    “主人受了暗算,神晶破碎,为了稳定六界,以神魂为祭。”

    这是霂天的原话。

    恩,又是祭。

    闫冷突然觉得,自己真的好恨这个字。

    但是,闫冷更恨的,是无能的自己,是只能躲在后方,不给秋雪拖后腿的自己。

    不记得自己当时是以什么样子的心情从霂天的怀中接过秋雪的尸体,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顶着众人的目光一步步离开的,反正等自己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已经跪在这冰棺之前了。

    看着冰棺之中被天芡容蒿花环绕的秋雪,闫冷苦中作乐的想:好歹自己还有一个尸体当做念想。

    话说为什么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自我了断?

    这真是一个奇怪的问题。

    不,其实也不那么奇怪。

    或许是自己心中还怀有一丝的希望。毕竟,自己的雪儿可是神啊,神,怎么会那么简简单单的就……

    又或许是自己心中的那一口气。明明答应过自己,为了自己自私一次,明明说好的,为什么最后还是这样?这样丢下自己一个人?

    闫冷不知道自己在这冰冷的地方呆了多久,每天描绘这秋雪沉睡的面孔,看着这明明近在咫尺却远在天边的面孔,时光飞快的流逝。

    直到霂天再一次寻来。

    “闫冷,天帝归于天地了。”

    “……恩。”

    归于天地就归于天地呗,和自己说干什么?

    闫冷不太明白霂天前来寻找自己的原因。

    若是在许久之前来找自己,自己或许会怀疑这些人是为了带走雪儿的身体,但是,都过了这么久了,要带走早就在这些人第一次找到自己的时候就动手了,毕竟自己打不过他们。

    “闫冷,你是继任天帝。”

    “……奥!”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

    “你该去履行自己的职责了。”

    看着闫冷毫不在意的样子,霂天双眉微颦,有些不满。

    为什么要不满?

    闫冷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这些人一直将这六界的职责搭在雪儿的身上,现在又来劝说自己了。闫冷自私的想。这些人就是想要将自己与雪儿分开。

    “不是有秦邦吗?找他。”

    在看见秦邦的第一眼,就知道这秦邦与自己的瓜葛。没想到自己百年没回去,竟然都冒出来一个弟弟了。

    看着闫冷的背影,霂天眉间的沟壑加深,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转身离开。

    “雪儿,你要快点醒来啊!我还没有找你算账呢!”

    指腹轻轻扫过秋雪冰凉的脸颊,闫冷似是喃喃自语道。

    犹记得当年身为神的秋雪第一次见面,狼狈的自己与高贵的秋雪,记忆犹新。

    话说,自己当年可真的是胆大包天,明明知道秋雪的身份不简单,竟然都敢将她拐来。

    恩,虽然当时没有想到会这么的不简单就是了。

    那段在凡间的时光大概是自己最为幸福的时光。

    只可惜,这段时光太过于短暂。

    那天霂天他们前来找到秋雪,一声主人过后,自己就什么也不记得了。醒来之后,就在神殿之中。

    恩,直接抢回来当压寨相公,很符合雪儿的性格。

    胆大妄为。

    只可惜自己也没有办法,谁让自己打不过她呢!

    ……就是这么现实。

    在神殿的时光总的来说也是快乐的。

    虽然说有那么一些人看不起自己,每天所要面对不同的人不同的眼神,但是,好在有秋雪在,所以算是快乐的。

    后来呢?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出了变故?

    好像是自从连一气之下离开开始。

    自从那天开始,一切都变了。

    不过,那天的天气真好。

    连对雪儿有想法自己是知道的。

    毕竟那人幼稚的在自己的面前明里暗里的暗示了许多次。暗示自己对于雪儿的不同处,暗示自己与雪儿之间的羁绊,暗示自己才是雪儿命中注定的伴侣。

    恩,自己一点都不嫉妒。

    毕竟他那么的幼稚,幼稚的在自己的面前展现自己的不同之处;毕竟他说的都是事实,他没有说错;毕竟自己只是一介凡人,怎么会嫉妒呢?

    ……只是,越发的不安罢了。

    再后来,自己被连抓走,在连的一次攻击中,挡在了雪儿的面前,魂飞魄散。

    说实话,自己当时是存在私心的。

    当时的那一击,雪儿是可以躲过去的,再不济,顶多受点伤,但是,自己就是故意挡在了雪儿的身边。

    自己是人啊,身为人怎么不会有私心呢!

    当时的自己自私的希望雪儿一辈子也不要忘了自己,最好生生世世都不要忘了自己。

    毕竟,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自己就算是死,也要成为雪儿心中的那一枚朱砂痣。

    自己可真是贪心。

    在死之前自己想到。

    一滴泪从眼眶直直的落下,回过神,闫冷连忙擦去秋雪脸颊上的那滴即将凝固的泪水。

    说实话,天芡蓉蒿花真不愧是身为神的秋雪最喜欢的花朵。

    在天芡蓉蒿花的衬托下,雪儿的面孔越发的显得美丽高贵了,让自己永远都看不够。

    手指顺着秋雪的脸颊轻抚道秋雪的眼尾,轻轻按压。

    真是,好想要看见这双眼睁开的样子。

    好久没有看见了。

    十年?百年?还是千年?

    不记得了。

    时间过得太快,自己早就忘记这是多少年了。

    目光涣散的看着那一笔一划刻在脑海中的面孔,闫冷迷迷糊糊的想:自己现在的模样会不会很难看?

    已经不知道有多久没有打理自己了啊。

    眨了眨眼,闫冷踉踉跄跄的站起身子,仙气在体内游走,让自己早已麻痹的双腿恢复知觉。

    恩,好好打理一下自己,不然雪儿醒来看见自己有可能都不认识自己了。

    “唔!”

    踉踉跄跄的靠着身边的冰墙,闫冷勉强站直了身子。

    微微喘着气,从下而上的打量着自己现如今的模样。

    真是难看。

    仙气在指尖游走,一点点打理着自己的模样。

    “现在才知道打理自己,是不是晚了啊?”

    一声调笑传入耳中,让指尖的仙气一个不稳,消散。

    瞪大双眼,闫冷,“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