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贺天小番外

小说:暖阳如沙 作者:墨语 直达底部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付城天气晴朗。 在一条不起眼的街道上,依旧开着一家普通的咖啡馆,柜台前一个穿着围裙的男人正研磨着咖啡,听到提示欢迎光临的声音,清冷着声音开口“欢迎光临,想喝点什么?”

    “来杯卡布奇诺,谢谢。”

    男人听到熟悉的声音,手中的动作顿了顿,缓缓抬起头,对上一张笑颜如花的小脸。

    她朝着他笑了笑,眼中却带上弥漫上泪水,走到了离着柜台最近的一张桌子坐下,领着身边只有几岁的小孩子走到柜台前,看着男人脸上贯穿半个脸的伤疤,扑哧一声笑出声。

    “贺天,几年不见,你混得也不算很好嘛。”

    这个女人就是程佳,五六年前就消失的无影无踪的程佳,她这次的出现身边却带着一个小女孩。

    小女孩看起来只有五六岁这么大,梳着马尾辫,长得很是可爱。

    小女孩先看看妈妈,又看看柜台上怪叔叔,叭叭的开口,“妈妈,这个就是爸爸吗?”

    稚嫩的声音,让贺天顿住。

    程佳没有回答,反而笑意盈盈的看向他,“贺先生,虽然你已经毁容了,但是我不会嫌弃你,也不会嫌弃你坐过几年牢的……”

    她的视线看向小女孩,“乖,叫爸爸。”

    ……

    在十年前,贺天因为别墅杀人案被判刑了做了五年牢,在监狱期间只有程佳不计前嫌的每年去探监。

    本来她想要走点关系,让他早点出来的,没想到钱花了不少,却只是得到了允许去监狱里单独探监的机会。

    这个孩子,也是在那个时候怀上的。

    程佳知道自己怀孕之后,在没有显怀的时候去探望过他几次,等显怀后,他也到了出狱的时间。

    贺天望着面前的女人,有些恍惚。

    在你跌入低谷的时候,始终有一个人对你不离不弃。

    甚至不计前嫌的为你生下了孩子。

    你就会恍然大悟,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宁愿抛弃世界,也不会抛弃你的人。

    ————

    夏兰番外。

    夏兰的日记本是陆恒这辈子翻过最长时间的书,像是永远都翻不完,永远都了解不够。

    她笔下清秀的字体,就像是在描写一个世界。

    天色阴沉,卧室内只有哒哒哒走针的声音,夏兰坐在阳台边,一笔一划的写着日记。

    都说,一生谈三次恋爱就好,一次懵懂,一次刻骨,一次一生,可当你把这三次都献给一个男人时,你就觉得原来这个世界会这么小。

    第一次的懵懂,让你明白了什么叫做痛彻心扉,什么叫做绝望。

    第二次的刻骨,让你知道原来这个男人,如此爱你,甚至可以付出他的生命,经过生死离别后,似乎没有什么东西比他更重要。

    理所当然的,顺理成章的把第三次的一生,献给了这个男人。

    你最爱的男人。

    然后,你就会发现,那些惊天动地的宣誓摆在你们面前,就像是两人之间的一场相视而笑。

    她喜欢这样,喜欢这样安静平凡的日子,每天最开心的就是看着他回家,准备好热腾腾的饭菜,和他一起用晚饭,喊他一声“老公。”

    夏兰写完今天的日记,懒懒的伸了一个懒腰,刚想要站起身,去书房的时候,一件外套搭在了肩膀上。

    “怎么穿的这么少?”

    “不少了,现在又不冷……”

    夏兰笑盈盈的回答到,转身看向身后的男人,对上他带着关心的眸子,陆恒听着她抗议的声音,剑眉微挑,眼中闪过笑意,将女人抱在怀中,唇轻轻的勾起弧度,“嗯,的确是不冷。”

    他收紧怀中的女人,

    夏兰把脸埋在他的胸膛内。她知道,只要她说的事情,他都会答应,也从来没有食言过。

    “陆恒,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什么问题?”

    “你当初怎么知道你喜欢我的?”

    “这个事情,我觉得我没有办法解释……”陆恒对这个问题也有些疑惑,所以还没有等她回答,就淡淡的回答了出来。

    “啊?”

    他肯定的应了一声。

    他也不知道这个女人为什么会走进自己的心里,按照几年前他的想法,夏兰根本不符合他的女朋友标准,只是长的漂亮了一些,脾气性格可不是他要的温柔大方。

    他只记得,这个女人一次又一次不知死活的凑了上来。

    甚至死皮赖脸的住在他家,时间一长,本来从刚开始厌恶,开始有了转变,甚至在那个女人回来的时候,他也隐约感觉到夏兰对他的影响力。

    甚至会因为她哭泣烦躁不已。也是在这种情况下,他喝了酒,冲动了一次,结果伤害到了她。

    在她狼狈逃开后,他才明白原来在他的心里这个女人已经深深的种在了心底。

    每次在他找到她的时候,她总是千方百计的逃开,甚至是排斥他,这个样子,让他很恼火。

    原来他堂堂陆家大少也会有这种时候。

    苦涩掺杂的苦楚,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这种心态一直持续到她离开的那天,他一个人在她家楼下站了好久,不断的整理自己的记忆。

    为什么他和夏兰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为何他会这样。

    在他想的清清楚楚之后,按照陆韩给的电话定位,终于找到了远在他乡的夏兰。

    ……

    他沉默着看着她,看着夏兰的脸颊竟然又绯红起来,嘴角不由自主闪过有一抹笑意,接着将她抱起,压在身下。

    夏兰身子僵了下,水汪汪的眸子无措的瞄了喵,浑身都有些不自在。

    本能的反应,让她显得可爱。

    陆恒淡淡的笑着,伸手扯过被子,两个人盖在被子中,低沉的轻笑出声。

    “紧张什么,老夫老妻的了。”

    “是啊,我们……我们,还是早点睡觉吧,也不早了……”夏兰尽量表现的不紧张,可是却磕磕巴巴的说了大半天才说完一句,伸手就想要扯开被子。

    男人像是早就知道她的动作,抓住她的双手,举过头顶,“你的问题,我回答了,我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

    他淡淡说着,将她无措的模样尽收眼底。

    夏兰闻言又是一愣,他这是什么意思?他……他……他要问什么问题??

    “什么时候替我生一个孩子,陆韩家的两个混世小魔王,都已经上小学了……”

    男人微凉的唇再次吻上她的唇,手也不老实在她身上游走起来。

    夏兰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连忙用手推搡开,“你不是问我问题的吗?怎么又动手了!”

    “唔……不动怎么生孩子?”

    “不是,你听我说,你听我说!”

    “嗯,你说吧,我听着呢。”陆恒含糊的回了一句,伸手将她身上的衣服脱干净,正准备脱掉小内内,就听到夏兰糯糯的喊了一声,“你别闹了,我怀着孕呢,你别闹了!”

    “嗯嗯嗯,我知道了。”

    陆恒敷衍的应了一声,双手刚触上她娇嫩的肌肤,动作突然蹲了下来,猛地抬起头,“你说什么?”

    “我说我怀孕了,刚两个月。”

    话音刚落,卧室里的气氛瞬间静了下来。

    她身上的男人整个人都蒙了,一抹汗渍从额头上浸出:“你说你怀孕了?”

    “嗯,真的,我本来想给你一个惊喜的,没想到你这么猴急!”

    陆恒紧紧的盯着怀中的女人,颤巍巍的抚上她的肚子,眼角勾出笑意,“真好,终于有了。”

    说完,紧紧地将怀里的女人抱在怀里。

    在几年前。陆恒刚找到夏兰的时候,夏兰正躺在床上昏迷不醒,发着高烧,加上天气冷,零下几度屋子里也没有暖气,让本来身体虚弱的夏兰浑身冰凉。

    如果不是他赶到,她真的有可能被冻死在那间屋子里了。

    当他把夏兰焦急的送到医院诊治后,才知道夏兰从小就有宫寒的毛病,这次的高烧不退,可能会引起其他后遗症。

    这个所谓的后遗症,他一直没有跟女人说,只是带着她带到付城直接领证结婚,这几年他知道夏兰想要一个孩子,但是怀孕的几率却微乎其微。

    他没有说话,可黑眸里的神色却已经说明了太多。

    夏兰抚上肚子上的手,轻轻的抿唇和他相视一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