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一章 白猿的危机

小说:都市极品仙医 作者:鱼不周 直达底部

最快更新都市极品仙医最新章节!

    而万老这边,就没有这么轻松了,白猿毕竟修为不是水到渠成的,所以在九转金丹服下之后,到底还是出现了副作用!

    妖灵在化形之前必须经历妖丹期,所谓的妖丹期就像是普通的修士一般,在命府丹田之中凝结出一颗金丹。

    就想陆宁的三颗龙丹一样,如今三颗龙丹本陆宁的本尊封印,所以心魔不得已才重修紫府龙丹,若是成功,这紫府龙丹便完全受控 于心魔,而紫府属于上丹田,主要是精神力的修行,所以一旦紫府龙丹形成,那么命府的龙丹变将会完全过渡到心魔的手上,这也 是如今心魔最大的计划!

    白猿也是如此,如今的白猿早已经是结丹期后期的修为了,只是距离瓶满水溢还有那么一些距离,如今这九转金丹就如同外来的大 水,先将那瓶子给灌满,之后多余的才用来塑造妖婴!

    所谓的妖婴也就是修士的命府元婴,综合起来也就是元婴期的修士,如今不要说华夏,就算是整个地球的元婴期修士也屈指可数, 所以这白猿的辈分之高,便也能够猜想得到了。

    当那九转金丹的药效挥发了十之七八以后,白猿这才缓缓地开始破丹成婴,可是偏偏的,九转金丹的药效剩下的已经不多,而白猿 在修炼了这么多年之后,对于破丹成婴自然是十分的了解,可偏偏地它又有些贪心,竟然在破丹之际刻意地将自身的妖力给凝练了 一遍,这也就导致了自己妖力跟不上,十分吃力了。

    “胡闹,老白,你也是修炼了上千年的老古董了,虽然说你大器晚成,可是也不至于如此的急功近利啊,这九转金丹我早已估算过 ,若是你老老实实的,此时应该破丹成功了,但你竟然刻意凝练妖力,这样就无法破丹成婴,万一有个意外,你这都要被反噬一空 了!”就在白猿头上豆大的汗珠滚滚而下的时候,万老突然闯进了密室,指着白猿怒道!

    白猿如今正处于生死关头,对于万老的呵斥显然是无法顾忌的,一边双手掐着法决疯狂地吸收着身边的灵气,一边皱着眉头,而他 的身上,那雪白的毛发就像是受到了什么吸引一样,缓缓地开始脱落了。

    “平息宁神,不要乱想什么东西,我帮你度气!”看着白猿一脸痛苦的样子,万老无奈地摇了摇头,接着跨出一步来到白猿的身后 ,深处手掌抵到了白猿的身后。

    可是就在万老体内的灵气度出去的时候,却猛地一惊,接着连忙撤掌,转到了白猿的跟前,气呼呼地说道:“你干嘛拒绝我的真气 ,要知道你现在的这个情况,若是在不接受我的真气,随时都有可能妖力枯竭到时候元婴反噬把你戏成猴子干不可!”

    “吱吱吱!”就在这时,白猿张开口对着万老叫了几声,随后又低下头去,努力地想要克制住那疯狂反噬自己的力量。

    “罢了,既然你真的这么决定,我就在你的身边为你护法,不过你如果真的吃不消了,必须要接受我的灵力,否则我立马破了你的 妖丹,我宁愿你一辈子修不了道也不要你身死神亡!”万老默默地叹了口气,随后让到了一边。

    原来白猿之所以拒绝万老的力量,完全是因为想要依靠自己的力量将体内的妖力好好锻炼一番,这样不仅可以使得自己的妖力更为 精纯,也会为今后的突破打好基础。

    白猿毕竟是活了上百岁的老古董,甚至于年纪比起万老来也小不了多少,可是偏偏的,白猿虽然能够百年成精,千年成妖,但是他 的根骨并不是多好的,若不是跟在万老身边,或许现在根本就没有这个机缘能够化丹成婴!

    然而白猿终究是千年之妖,其实上它距离千年尚有十年之久,也就是这十年成为了一道鸿沟,导致于它现在想要完成妖力的凝练却 是非常的困难。

    好在白猿也是见多识广,而且跟随者万老这么久,不少修炼上的秘法也是多多少少接触了一点,此时虽然对它来说是十分艰辛的, 可也是一种莫大的机缘,若是成功度过了这一关,那么今后它好处将是说不尽的。

    同样的万老也是非常清楚,能够引起白猿这般拼命,更多的则是因为陆宁,显然白猿对于陆宁的情况要了解一些的,所以他也担心 若是不这么做,或许下山并不能帮助陆宁太多,而现在它若是成功了,那么救助陆宁的本钱也就多了一分!

    既然知道了白猿的想法,万老是绝对不会让白猿身处险境的,所以当下他便找了地方坐了下来,以他如今的修为即便是十天十夜不 睡觉也不会有什么影响,所以这一晚上,注定了万老是要陪着白猿熬夜的了。

    夜晚的山顶和城市里是决然不同的了,虽然心中带着许多的新奇,但到了夜晚的时候,宫灵月还是悄悄地走到了山洞外的平台,抬 头看着头顶上的星空静静地发着呆。

    月朗星稀,夜雾正浓,正当宫灵月坐在一块巨石上看着头顶上的那片乌云的时候,她的身旁传来了一阵悉悉索索的脚步声。

    这山中本就十分的安静,安静到山腰上某只动物的脚步声动能听得十分清楚,所以宫灵月连忙站起身来,看向自己的身后,只见赵 书倩笑眯眯地看着宫灵月,一手端着一只茶缸,走了过来。

    “书倩,你怎么过来了?”宫灵月淡淡一笑,在石块上让出一个位置,对着赵书倩问道。

    赵书倩将手中的茶缸递过去,笑道:“还不是怕宫姐姐你受了寒嘛!这里天冷,你喝点热水吧!”

    “谢谢!”宫灵月笑着接过滚烫的茶缸,温热的茶水温暖着她的手掌的同时,也给她的身体带来了一丝的暖意,只是当她看着天空 的时候,眼角还是不自觉地泛出了一丝的泪花。

    “宫姐姐,你怎么了?是不是在想那个宁小子?”赵书倩自小便在军营里,对于男女之事虽然从来没有接触过,可也能看得出来, 这一路上宫灵月总是少言寡语,必然是心里念着陆宁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